酸菜炒粉,酸菜炒粉的家常做法。

酸菜粉条,没有肉,不是酸菜炖粉条,一般炖的会加肉。

这道菜大多数饭店都没有,但是不代表这道菜不好吃,相反,味道非常好,可以说香入灵魂。

酸菜炒粉,酸菜炒粉的家常做法。

可至于没有流传开,是有原因的。首先卖相不好,黑乎乎一盘,一般人不敢下筷。其次 ,这种酸菜不常见 ,和东北的老酸菜不同,属于中原西南偏远山区才有的。

小时候家境不好,七八岁的孩子天天嘴馋,偷东家桃摘西家梨,没少挨骂。暑假在山上烤麦穗,半黄不黄的麦穗连麦秆绑跟棍子在火上烤两三分钟,嘴巴一吹麦壳皮飞走,一粒粒麦子透着浓浓清香,吃起来别提多美味了。玉米也是,半熟不熟的最好,趁热赶快啃,真香呀!烤红薯一定要烤熟了,最好是带点焦香的。

所有这些都抵不过妈妈炒的酸菜粉条了。哥哥要去镇上上初中,每周五回来,周日去学校。周日中午吃过饭后,妈妈把酸菜从缸里捞出来,反复清洗,剁成指甲大小,粉条用开水烫5分钟,葱和蒜切成末。我抢着来烧火,妈妈拿出不多的猪油,放入锅里,滋啦滋啦的响。炎热的夏天,灶里的火红彤彤的,有些调皮的飘出灶门。妈妈拿着铲刀,左右翻炒,汗水从额头、脸颊不停涌出,后背早湿透了。我一边添着柴火,一边抹着脸上的汗水,喉咙干干的,快要粘起来,想要吞下口水。满满的香气扑了过来,分不清蒜香、葱香,还有酸菜的香气。

酸菜炒粉,酸菜炒粉的家常做法。

哥哥不在家的时候,妈妈也炒酸菜,没有粉条,从来没有这样浓的酸菜香气。炒好以后,装入玻璃瓶里,就是哥哥一周的菜了。锅里总会剩一小碗。“妈,香不香?”我赶快问。“来!”妈妈说着,给我一双筷子和一块馒头,用馒头夹点酸菜粉条。真香,酸菜又酸又香,粉条又酸又滑,就着馒头,这味道我至今难忘。

现在条件好了,酸菜粉条可以敞开了吃。只是身在异乡,没有老家的酸菜,没有老家的粉条。远离家人,格外的想念家乡的酸菜粉条,格外的想念家里的父母亲人。

酸菜炒粉,酸菜炒粉的家常做法。

如果你有债务逾期方面的困扰。可以添加微信: 5290085   添加时请备注: 逾期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79814861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81dx.com/86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