煎饼盒子的做法电饼铛(煎饼盒子的做法大全)

看得出此番行走长春,校长大人的心情是愉悦的。

在闪光的愉悦中,却总叫我感到还有另外一些东西没有打开。翟徳话语很少,常常是问一句说一句。这种问什么说什么的交流方式,不由得怀疑自己,是不是还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够,或者手中的风镐不够尖利,捅了半天也没击中要害,纲举目张,让乌金“哗啦”一下扑散堆集过来。

在另外一种场合,曾经检讨过自己,不大会与人交谈,总给人一本正经“装得忽的”感觉。

此时此刻,在校长大人面前,是不是故伎重演?

早晨好啊,翟大哥!

我从卧室出来之前,打通了气道,运足了力道,走到客厅,冲端坐在沙发上的校长大人这样高声问候道,昨晚睡得咋样啊?

听到问候,翟徳微微地扭转下头,说道:还好!

就这一声“还好”,觉得说话人似乎笑了下,露出口中闪光的东西,应该是镶的一颗金牙。我坐到侧面沙发上去,顺光看着翟徳,在说下句话时,集中目光扫描,并没有所谓的金牙。原来是自己的恍惚和错觉。

起身端一杯温开水过来,叫校长大人喝了,透一透。

这时候不再找金牙了,而是以为对方话说得不够溜道,是没把水喝足的缘故,喉咙太干太涩吧。

翟徳接过水杯,说了声“谢谢”,又叫我“快坐”。

并不问我夜里起来写东西,怎么也起得这么早,不多睡一会儿?

洗脸了吗?我问。

洗了。他答。

确实洗了,面皮看上去清润。正是这清润,叫他在沙发上居中坐着,两腿弓起分开,四平八稳地,迎接我的到来。

一直到离开长春这天早上,校长大人才道出他的现状和生活的沉重。

韭菜盒子喝二米粥时,赵小丽说道:吃盒子不弄那么多菜了,就两个小咸菜。邹翠说道:吃韭菜盒子,连咸菜也不用上了。翟徳表示同意,说道:就是。

去年秋天晾晒干的青萝卜丝,吃之前滚水过了,凉透了,用海鲜酱油拌了下。孙子最爱吃,管这样的咸菜叫“辣辣”。没放蒜末,没放辣椒和芥末,哪来的辣辣呢?吃韭菜盒子这个早上,恍然大悟,萝卜就是辣的呀。

另一盘咸菜是我做的酱菜

前两天从市场买回来几斤小黄瓜扭儿,洗净盐杀,滤去水分。一块杀的还有螺丝椒、胡萝卜条和芹菜段。把原晒鲜酱油下锅熬开,兑入手打醋、料酒和鸡精,彻底晾凉之后倒进玻璃罐里,没过要腌制的菜。放姜片和拍过的大蒜瓣。最后,再把铁锅爆过的葱油浇到上面,水重油轻,算是用油封瓶,以防酱菜发生霉变。

吃的时候,可以用刀把酱菜剁碎,也可以手撕成小块儿。

我吃了一个煎饼韭菜盒子,还是赵小丽和邹翠动员才吃的。

在这个阶段跟进阅读中,有网友建议说说煎饼韭菜盒子做法。

其实,很简单。整张圆形煎饼完全打开,对折一下成扇形后,居中放韭菜鸡蛋馅儿,用刮板把馅儿规矩成条状。接下来把煎饼两头对折包馅儿,再顺长包约三四指宽压平整。煎饼韭菜盒子形状,类似男士插入西装口袋里的钱夹。

说钱夹多败胃口呀,说手机更不好,亲爱的网友您还是自己去想吧。

饼锅给电刷油,烙煎饼韭菜盒子,三五分钟出锅,不糊不黑,成色诱人。

吃完了,开始喝水。韭菜盒子好吃,牙缝儿遭罪。四个人先不说话,也尽量不把嘴“咕叽”出动静来。

都不离席,似有感应。

离开长春去哈尔滨,翟徳和邹翠出来时间不算短,已经一个多月了。

我和赵小丽都不赞成战线和时间拉得这么长。以后再出来玩,还是两周较好。其实,一周多点儿,不超出十天最好。

久居家庭,外出时间过长,人的生理和心理都会有所反应。那句话怎么说,还是家里好啊!

这样小心翼翼地说着建议,查看两个人神色。邹翠说道:

我可没觉得啥不适应。

言外之意,这么走下去,九九八十一天也不长哦。

再看校长大人,眼睛盯着桌面,欲言又止。

我和赵小丽对视,心里明白了几分,都说这次还是早点回去,你俩愿意的话,有都是时间再出来玩的。

翟徳一儿一女,都已经结婚成家。女儿另过。儿子儿媳孙子跟翟徳在一块过。这天早晨儿媳妇给翟徳打手机,问什么时间回去?翟徳一字一板地说道:我俩现在长春玩呢,今天去哈尔滨,打算住一宿之后再回曲阜。

儿媳妇声音开始挺大,这会儿小了下去,仍是在说话。

翟徳说道:好好,到哈尔滨玩一天住一宿就回去。

儿媳妇那边又说了什么,听不见了。

然后,手机挂了。

这个电话叫我跟赵小丽都有些莫名其妙地不自在起来。

毕竟邹翠是赵小丽的同学。赵小丽干脆现身说法:你俩出来之前没跟孩子说定什么时间回去吗?我俩每次出来玩之前跟孩子说好,到了说好的时间肯定回去,而且只会提前,不会延后。孩子也挺不容易的。别的忙咱们帮不上,也就是给带带孙子了。

校长这才说道:儿子在青岛工作,是个工程师。儿媳妇带孩子在曲阜这边。我俩不在,她如果出去的话,就孩子自己在家。

孙子多大?

十二。

亲家公亲家母不能帮一把吗?

这次出来,亲家母给照看两天就走了。

没说亲家母为啥不多照顾几天。

赵小丽一听就急了,说道:老大哥你和邹翠不要去哈尔滨了,打电话告诉孩子你今天就订票回曲阜,邹翠在白山这边要照顾得脑血栓的大哥,可以晚回去几天。

这一番调度,粗暴干涉内政的效果,翟徳粗重的眉毛似乎不那么耷拉了,往上挑了挑。但是,眼珠儿没离开邹翠。

赵小丽见状,说道:啥也不用寻思,就这么办吧!东北这边以后还可以来。孙子一个人在家真要出点儿什么事情,咱们后悔都来不及啊!

翟徳点头说道:来不及!

这些话也就得你说。两个人走后,我说道。

赵小丽还是那么一脸亢奋,说道:

把孙子扔在家里,两个人还有心要去哈尔滨玩,还要再住一宿!换成是我,不用儿媳妇打电话,也早回去了。

可能校长大人不好意思拒绝邹翠吧?如果是这样,那你得提醒这位老同学了。

你以为背地里我还少提醒她啦! 11

2022年8月13日星期六 写在长春于家沟

如果你有债务逾期方面的困扰。可以添加微信: 5290085   添加时请备注: 逾期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79814861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81dx.com/71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