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校草是女生漫画(国民校草是女生)

我是虐文女主,在走完一遍原著剧情并被男主虐死了之后,我成功觉醒了。

我暗恋了林清泽十年,可他从未正眼瞧过我。

他是学生时代的人间骄阳,那么明媚美好。

初见他时,晚风温柔地吹动他的衣袂,少年清澈的眸子里似滴落万千星辰般好看,额前细碎的发沾着些许运动过后的汗珠。

"同学,需要帮助吗?”他勾唇一笑,似春风十里,吹动我的心弦。

那一刻,我仿佛相信了命运。

从那以后,我常常在暗处打量那个闪闪发光的少年,他在篮球场上张扬潇洒的身姿,做题时偶尔皱起的眉,考试时笔尖快速滑动的声响。

我暗恋的笔触在我十七岁那年写下了终章。

我看着他在全校同学的欢呼声中走向了那个他命中注定的女孩。

心好像被剖出一块一样疼,泪水慢慢溢满我的眼眶,我知道我不该这样矫情,那个清风明月的少年郎终于找到了他的真命天女,我应该祝福他们。

可是,命运仿佛和我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

当林清泽挽着那个女孩走进我们家的时候,我的心狠狠颤动了一下。

“挽挽,有件事情妈妈想告诉你很久了,当时生你的时候出了一些事情,茵茵才是我和你爸爸的亲生女儿。妈妈也是前段时间才找到了茵茵,以后你们姐妹俩好好相处,好吗?”

看着他们紧紧交缠在一起的十指,我莫名感觉心里空落落的,却说不上缘由。

明明是我鸠占鹊巢了那么多年,不是吗?

江茵茵是一个很讨人喜欢的女孩子,自从她来了以后,这个家里多了许多欢声笑语,爸爸妈妈恨不得时刻和她在一起,林清泽这个准女婿也成了我们家里的常客。

可是我发现,江茵茵似乎很不喜欢我。

起初,是不小心打翻了的水。然后,是自己滚下楼梯后委屈地看着我的眼神。最后,是一封不告而别的信。

她说她知道我喜欢林清泽,她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姐姐难过,她选择退出,成全我和林清泽。

我真的是被气笑了,看着爸爸妈妈失望的眼神和林清泽一副恨不得吃了我的样子,我选择收拾行囊,搬出了这个家。

可命运仿佛又给我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我遭遇了一场车祸,而林清泽为了救我,失忆了。

我那一刻差点以为他是喜欢我的,直到后来,他和我说,哪怕是一只狗,他都会选择去救。

因为是为了救我而导致的生病,他失忆后我也时常去医院探望他,林家老爷子好像是很喜欢我的,我感觉到他总是在暗暗撮合我们两个。

后来,林清泽居然向我求婚了。

我们的故事可真是像狗血小说一样精彩。

我起初是拒绝的,可他那执着的模样却是连我在他和江茵茵身上都没有看到的。

估计是还不够狠,天道直接来了一招更狠的,把林清泽的公司搞出了一个商业危机,我直接和林清泽商业联姻了。

天道?你问我怎么知道这个的?

后面的剧情就像坐火车一样,林清泽在婚后恢复了记忆,怒斥我的趁人之危,同时,江茵茵也回国了。

林老爷子吊着最后一口气,就是不让我们离婚。

而且,我怀孕了。

当然,孩子没了。

我被那伙本来劫持江茵茵的人带走的时候,林清泽正和她暧昧不清,难舍难分。

江茵茵又生病了,需要我的骨髓。

刚刚流产的我又被我的爸爸妈妈和那个名义上的老公拖着去捐了骨髓。

看着病床上他们其乐融融的样子,我的家人又在哪呢?

最后,我是病死的。

林清泽在我生命的最后好像良心醒悟了,每天抱着我哭。

江茵茵见状,又飞走了,带着爸妈一起,不知道去了哪个城市。

我死前看着这个我爱了大半辈子的男人,他好几天没睡了,每天都只知道抱着我哭,说自己知道错了,让我不要走。

记忆中的少年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这个模样,我的世界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除了爱他便找不到其他的意义。

我突然觉得挺累的。

我也不知道命运的轨迹是从哪一刻开始改变的,似乎总有一双无型的手,操纵着一切。

叮———

女主角死亡,达成be结局。

2

我重生了。

不,应该说,是这个世界被重置了。

我所在的世界,应该是一个虐文。而我,则是这个世界的女主角。

我的任务就是被男主角各种花式虐,最后男主浪子回头,和我幸福生活在一起。

这是我死后听到的,那个叫天道的人说的。

可能是因为过程中的我觉醒了自我意识,不愿意按照原有剧情进行,后期没有对男主产生应有的爱与执着。

总之,天道提前结束了这个世界,并且进行重置。

只是那个叫天道的人在重置的时候没有发现我这个最大的bug。

我再次睁开眼睛,柔软的晚风轻拂在我的脸上,耳尖也是痒痒的,后半辈子闻惯了医院消毒水的味道,此时甜丝丝的空气却让我感觉十分惬意。

“同学,需要帮助吗?”

一个白衬衫少年缓缓蹲下身来,那双坠满了星子般漂亮的眼睛正含笑地看着我,眼角上挑,平添一抹多情的味道。

形形色色的人纷纷走过,他的声音依旧如此清越动人。

我突然明白上一世的自己为什么会对他一见钟情了。

我记得当时的我脚受伤了,是林清泽扶我到了医务室,他的动作温柔却又小心,生怕让我又不小心磕了。

我从小身体就弱,后来遇到那么多打击之后就生了重病。

我打定决心要加强锻炼,并且调整心理状态。

我是一个有着自己思想的人,并不是一个因为爱林清泽而存在的女主角。

“嘿,我今天在篮球场看到林清泽了,他真的好好看,那迷人的气质,绝美的面容,如果能嫁给他,那我此生真是死而无憾了啊。”

“哎,你也不想想,人家林清泽哪里看得上你啊?”

“害,这不马上就要调班了吗?说不定能和林校草分到一起,你们说是吧?”

“诶,江大学霸,听说你昨天脚受伤了,是林校草把你送达的医务室,这是真的吗?”

看着眼前少女这激动的模样,我有些无奈地回答道:“是啊,不过我对人家林大校草没有什么想法。”

曾经的我没有注意,现在突然觉得他们说话的方式也确实有些像一些青春校园文里的台词,只是以前没有多想。

后来,我选择了我曾经最感兴趣的史政方向,没有像前世一样选择物化后如约而同地和林清泽分到一个班。

我整日遨游在书籍的海洋里,偶尔还会自己研究研究财经方面的知识,上辈子学到了很多公司管理和创业方面的内容,这辈子想在毕业后自己尝试着成立一家小公司,做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事情。

用我爸爸妈妈的话说,就是家里有矿,我完全不需要这么努力,可我也清楚,这个家终究不是我的。

最近往图书馆跑得很勤快,常常一坐就是一整天。

正值三月时节,江南的雨总是来得很快,淅淅沥沥,小池漾起一圈一圈水花,倒也是诗情画意。

和我一起出图书馆门的还有一位老爷子,头发花白,腰却挺得笔直。

他应该是没带伞的,只是握着卷书,在微斜的屋檐下,静静地看。

我忽而想起了北宋的文人。

老子腿脚不便,听说他家就在附近,我便顺势把他搀了回去。

老爷子也是很喜欢看书的,每日到了就能看到他,待到日暮时便离开,倒也是惬意。

撑伞走过小桥,那诗一般动人的雨声缓缓击打在我的心上,乌篷船划过水面,难得几声渔夫的吆喝惊动了湖内的锦鲤四处逃窜。

“你这姑娘,倒是个沉的气的性子。”老爷子笑着打趣道。

老爷子是当地颇具名声的书法家,偶尔闲了就写写文章或诗歌。

我自小对写文章是有些兴趣和天分在的,从那以后便时常捧着文章去老爷子那里求他赐教。我偶尔对史政方面的独到见解也是令老爷子眼前一亮,久而久之便开始对我倾囊相授,后来也就顺理成章拜了师。

师娘是个温婉的江南女子,平日里喜欢捣鼓些刺绣。

师父和师娘似乎是有一个儿子的,只是平日里也很少回来,倒是叫我捡了一个便宜,拾了老人家大部分空闲的时间。

直到柳絮满城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春日将逝。

过往繁华如镜花水月一般,前世那些心头的伤口也似乎在被时间抹平着。

时间总会过去的,人要学会向前看。

3

“诶,你们听说了吗?学校来了个转校生,叫周茵茵。”

“周茵茵啊,我听说了,是个绝世美女。”

“哇,有照片吗?好想看美女啊。”

“不仅是美女,人家成绩也好,不像我们这些花钱就可以随便砸进来的人。”

“不但如此,人家还和林校草在一个班。”

“啊,那林校草不会喜欢上她吧呜呜呜我的男神。”

“嘿,江大学霸。”我突然感受到了一旁的顾衍戳了我一下,我有些疑惑地转过头去,刚好对上了他那双多情的桃花眼

他有些愣住了,连忙转过头去,有些不经意地问道。

“你怎么就整天安安静静的,一直看书不闷啊。”

他似乎有些无聊地转动着铅笔,我却注意到他耳根子有的泛红。

HBNjRG">“做自己喜欢事情,怎么会闷呢?”我浅浅一笑。

顾衍是顾如涛的儿子,后来也确实是子承父业,在商场上颇有一番建树。不过他的名声并不好,风流名声在外,人送外号“花狐狸”。

前世不过是点头之交,没想到这次分到了一个班里。

起初,我只是尽到了一个好同桌的义务,为他提供我的数学作业。

后来,他发现原来我也在一直捣鼓金融上的事情,于是我俩一拍即合。

前些日子我俩一起研究起了股票,前期一直都在赔,不过后来终于琢磨出了一些门道,现在开始有变好的趋势了。

“下个月是我的生日,你要不要来?”

我又翻起了书,他突然凑到了我的跟前,一脸期待地问道。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脑补出一只摇着尾巴的小狗狗。

我有些好笑,心想自己最近真是疯了,无奈扶额。

“能参加顾小少爷的生日是我的荣幸。”

我学着他平日里说话的语气回答道。

最近老爷子给我出的文章题目倒是越来越刁钻了,常常忙碌到半夜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这天夜里走过走廊,听到爸妈房间传来一阵淅淅索索的电话声。

“有消息了吗?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不知道那孩子在外面吃了多少苦呜呜呜。”

我突然想到,离江茵茵回来也还有小半年时间吧。

其实,我总是不理解江茵茵对我莫名的恨意从何而来。想想我上辈子的遭遇,我也不是个圣人,如果可以,只想在我成年之后就离开这里。

暮春的风依旧卷着瑟瑟寒意,落红款款,浮于青萍,又不知随江水漂去哪里。

走过半城的柳絮,清晨浅雾还未敛尽,远山的轮廓影影绰绰,就像带着薄纱的少女,处处彰显着温婉与美好。

“习四载而归,择一处而就。茫茫然不知心之所向,萧萧兮处江南水乡。”

许是被这春景勾起了前尘往事,接住一片落红,我不禁发起了牢骚。

默默伤感了一会儿,才想起时候快到了,正转过身去,才发现桥对面站着一少年。

薄雾渐收,淡天疏离,少年唇角挂着浅浅的笑意,孤瘦雪霜姿。

我朝少年走近,才发现他果真是在等我。

他有一双温柔到似乎要滴出水来一样的杏眸,水晶一样动人,却又仿佛裹挟着淡淡的忧伤,令人想到江南三月的雨,悲悸破碎。

而那双眼睛望向我时满是笑意,宛如清水泛涟漪,灼灼辉光,春风会矣。

“是江挽吗?”

他的声音清澈好听,同他的人一样干净悦耳。

我曾听师父讲过他的孙子同我一般大的年纪,性子温良,喜好诗书。

“是南风吗?”我挑了挑眉。

我们心照不宣地相视一笑,走在暮春微凉的薄雾里。

他的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香味,不同于盛春满院的花香,让我想到夏夜的荷花,香而不浓,恰到好处。

从未见过此间少年,温柔而孤傲,矜贵却淡雅。

“你的文章很有力量,”他忽然望向我,笑容有些风流少年的佻达,瞳仁灵动,水晶一样漂亮。

“我一直想看看,该是个多么特别的姑娘。”

他右眼故意眨了一下。

“那该是让你失望了。”我笑着打趣道。

“怎么会?”

桥头停驻几只雀,饶有兴致打量着我们。

“南方有佳人,傲世而独立。”

一阵春风吹过,那雀扑腾扑腾便飞走了。

瞧见我们来了,老爷子笑得脸上都乐开了花。

平日学业繁重,只有周末有时间探望师父和师母,也交一交这周的作业。

每次菜肴摆了一桌,这次也不例外。

都是我爱吃的,只是这次还额外准备了几道菜。

我这才知道,师父家原是从政的,本家在京城。

只是师父一大把年纪了,倒也懒得管那些琐事,便找了家江南小院定居了下来。

南风身子一直不好,如今送到江南来了。说是喜欢江南的气候,养人。

临行之际,南风赠了我一本书,我曾和老爷子提过一嘴,只是是孤本。没想他刚好有这本私藏,知道了后便赠予了我。

老爷子腿脚不便,南风送我到了桥头。

芝兰玉树,看似有些柔弱的身子骨又给他增添了几分书生气。

回到家,便发现手机里多了一条好友申请,头像是一只软萌的小猫。

“猜猜我是谁?”

我有些好笑,同意了之后发了一句“哈喽”,在备注一栏打下“南风”二字。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我平日里一直忙着背书刷题,偶尔和顾衍捣鼓股票。

果然是纸上得来终觉浅,经过几个月的实践,我们终于慢慢找到了些规律,我的小金库也从负增长变为了正增长。

猜到少年喜欢猫,于是周末了便把南风邀到猫咖店,看他也好像是很招这些猫猫狗狗喜欢的。

午后的阳光轻轻柔柔洒在他的身上,他被一群小猫嗷嗷嗷包裹着,眼角眉梢都是掩不住的笑意。我问他,这么喜欢,怎么不自己也养一只。

他说先前在京城父亲不让,老爷子对猫毛过敏,他只能趁着闲暇时光偷偷来猫咖解解“相思之苦”。

虽然隐约猜到缘由,但听他亲口说出来,我还是有些哭笑不得。

有只布偶猫一直特别黏着他,只是前几天被人买走了,我们不免有些落寞。

“等到毕业了之后,我们也可以在外面租一间房,然后偷偷养一只。”

我发现他的耳尖动了动,像精灵一样。“好。”我们再次相视一笑。

每天都是清闲而忙碌的,许是这一次有意避开了和林清泽与江茵茵的接触,摆脱了剧情束缚的我颇有些岁月静好的感觉。

只是我没想到,我们之间再次被牵扯在了一起。在顾衍的生日派对上,当那对金童玉女再次手挽着手出现时,我的心脏突然不可抑制地疼痛起来。

我吓得脸色煞白,不动声色地躲到洗手间去。前世的那种感觉,又来了。

我曾经一直以为,这种心痛,是爱而不得的暗恋。我现在才明白,这是名为“剧情”的双手对角色的控制。

如果我先前没有觉醒自我意识,如果我没有刻意避开与林清泽的一切接触,那我的学生时代,是不是会走上上一次的老路?

“你没事吧?我刚刚看你脸色不太好。”叮——是顾衍发来的消息。

“实在是不好意思,我身体有些难受,想先回去休息休息,改天请你吃饭。”

发送完这条消息,我便推开隔间的门,想要悄悄离开。

文(你是我的人间骄阳)

如果你有债务逾期方面的困扰。可以添加微信: 5290085   添加时请备注: 逾期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79814861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81dx.com/71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