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安简笔画戴口罩(保安简笔画侧面)

保安简笔画戴口罩(保安简笔画侧面)

早上醒来打开水龙头,发现血居然流了出来。

我对着镜子沉默了很久,说:“哥哥,你昨天刚说再也不会吓我了。」

水龙头里汩汩的鲜血奇怪地停滞了一会儿,然后越来越小,最后一滴不剩。敲了又拍水龙头也没什么反应。

我有点无奈。我戴着眼镜看着下巴上有一层牙膏泡沫的自己。“我还没洗脸呢。至少留些水吧,兄弟。」

镜子里隐约出现了一个诡异的身影,看起来像马赛克,鬼也看不见。那个身影默默地盯着我看了很久,然后很认真地抬起手在镜子上写字。

-你的房子没有水。

我不禁哑口无言:“我昨天不是刚交了水电费吗?这个星期多少次了?为什么又断水了?」

我昨天保证不吓你了吗?

我叹口气,“你又忘了。」

那个身影看起来很压抑,低着头,一团黑乎乎的看起来很可怜。

嗯嗯。

我扯过毛巾擦了擦嘴:“好的,我先去上班了。你可以在家好好休息,想玩什么就玩什么。不要误删我c盘的东西就好。」

身影在镜中徘徊,留下最后一句话。

-你什么时候回来?

“加班是十二点,加班是九点。”我提着电脑包走了出去。“我昨天告诉过你,你不要想办法把它记在镜子上。」

图又没写。

关门离开的时候,我看到这个鬼真的在研究怎么在镜子上留下字迹。我被逗乐了,警告说:“不要去拉窗帘,中午太阳有点大。」

笨蛋,不知道有没有听到。

我叹了口气,想到一个即将死去的群居动物突然要担心一个鬼的安危。说出来真的很搞笑。

-01-

有句老话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这个我早在住这个公寓的时候就想到了,明明采光很好,装修精致,离我们公司不到两公里,价格低得可怕。

否则这种本该火爆的房源就被忽略了。

恰好房东迫不及待地给了我一份三年不涨价的租房合同。

但当时我已经两天没睡了,连续睡觉不超过四个小时,黑眼圈很重,可以直接进动物园当大熊猫展览了。不仅如此,前房东还大幅度提高了房租,我也设法和他一起露宿街头,像个游魂。

大人的崩溃就在那一刻,于是我就处于崩溃的状态,想着“喜欢什么就什么”,板着脸签了三年的合同。

然后我遇到了一个鬼。

我们第一次见面,我靠在沙发上玩游戏,头顶的灯突然开始嘟嘟响,忽明忽暗。当我抬起头时,我看到电视屏幕上有一个模糊的影子。

我盯着影子看了一会儿,然后漫不经心地继续垂着眼,开始玩游戏。比鬼更可怕的是加班,比恐惧更重要的是周六晚上休息。这个道理我心知肚明,下定决心不去理会。

可惜鬼似乎有些不满,开始频繁地在我身边吹凉风。

冬天,虽然房间里开着空调,但我还是有点冷。在某个时刻,当我感到肩膀上有什么冷的东西时,我伸出手抓住了他。

应该是头发的触感,很温暖,有点滑。

我下意识地摸了一下。“他”似乎僵住了。下一刻,冷风消失在视线之外,顶灯恢复原状。

我叹口气,“兄弟,做个讨论吧。如果你有什么要求,我会尽力帮你实现。我只有一个愿望。从周六晚上到周一早上我们会和平相处。」

幽灵没有回答。

但从遇见他的那一刻起,“他”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只出现在镜子里或者房间里黑暗的电视屏幕上。

我们平静地度过了一周,直到周六,我发烧了。

请病假是不可能的。第一,老板可能不允许。第二,只要我一口气,没人能剥夺我的全勤奖。所以,即使这一周我咳得嗓子都哑了,我还是坚持去上班,终于成功在放假那天开始发烧。

当我昏昏沉沉地倒在沙发上时,我还在思考。我手头有点紧。

伟大的假期实际上已经过去了…

可是,一觉醒来,我感觉自己滚烫的额头因为压了什么冰凉的东西而凉了下来。我撕下来看了看。那是我的毛巾,没湿,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冷。沙发旁边的茶几上有一些药丸和一杯带着浮毛的血。

我:“?」

我仍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突然,那杯血慢慢变淡,变成了一杯清水。

桌子上出现了一行漂亮的字。

-对不起,我习惯了。我忘了不要吓你。

我:“……”

总而言之,我的发烧被这个鬼跌跌撞撞地照顾成功治愈了。虽然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好心的照顾我,但我还是投桃报李,礼貌的问鬼魂需要我的什么帮助。

鬼魂茫然地在镜子里转来转去,就像想起了什么,在玻璃上写字。

——年底了,还没吓到谁,老板要我冲业绩…

我:“?」

哥们,得了吧,地狱也有KPI指标。这个剧情还能更好吗?

我想和鬼谈谈具体的指标,可是“他”却沉默着躲了起来。我再问的时候,鬼只好干巴巴地告诉我,忘了。

鬼记性不好。

准确地说是特别不好。

前一天说的话,“他”第二天就能忘记。老板交上来的KPI,除了完成度0的数据,其他要求都完全忘记了。

我教鬼魂想办法在镜子上留下笔迹。鬼想了很久,终于有一天,他成功地用凝固的牙膏泡沫画出了一条歪歪扭扭的线:鲁每天晚上9点到12点下班。

我看着好笑,突然想起我还没有向他介绍自己:“你们都知道我叫陆。你叫什么名字?」

鬼魂沉默不语,蜷缩在镜子里。

我说:“你应该会说话。每次写都不麻烦。」

鬼沉默了很久,依偎在镜子里,依然黑糊糊的,看不清五官,分不清性别。“他”一直都是这样,很安静,很害羞,也许是因为他健忘,很少和我交流。

于是那天晚上,我快要睡着的时候,耳边隐约听到一个声音,以为是梦。

"…江悦。」

轻柔的女声如此轻柔低沉,几乎听不见。我茫然地睁开眼睛,只看到一缕黑发慌乱地逃离了我的视线。然后我缩回到床边的镜子里。

我反应过来,头还低着,只能慢慢重复她的话:“江悦?」

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小声地回我:“嗯。」

我完全清醒了:”…我是x

我喊了一个月我哥的室友是个女鬼。我在她面前穿了一个月的内裤,有时候厕所没纸了就叫她过去。这个女孩怎么可能从没提醒过我?

*

自从发现江悦是个鬼夫人,我在她面前就一直很矜持。

具体来说,在高级卫生间一定要脱衣服;厕所里又多了两筒纸;早上对着镜子刷牙前先梳理一下凌乱的头发;我太累了,不想加班。如果我倒在沙发上,要注意睡死的姿势。会不会太凶残了…

但这种储备只维持了一周。

第二周的周一,因为前天半夜emo,我起晚了五分钟。在“失去全勤奖”的威胁下,头发都要爆炸了,满屋子跑着找衣服穿,根本没时间管我的燕窝毛。

在我忙得像跳蚤一样的时候,江悦默默地站在旁边,然后帮我挤牙膏,倒水,把电脑放到电脑包里。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当时我只是三跪九叩的叫她Kami。准时到达公司后,我更加感激。我想我会买些纸钱给江悦晚上烧。

从此,我彻底放弃了矜持。我安慰自己。反正江悦每天的状态就是发呆,安静地待在角落里。她也不太在意我的形象。有时间梳头的时候还不如多睡一分钟。

从那以后,江悦似乎有了一种莫名的执念。她每天早上起来帮我倒水挤牙膏,在玻璃上写着“为鲁挤牙膏”,让我第一眼看到的时候脸都黑了。

我多次试图劝阻这件事,但她每次都茫然地看着我,好像在说,我知道了,下次我就敢了。

我在“我可以多睡一分钟”的诱惑下接受了这个设定,然后心虚地向她暗示:“你帮我挤牙膏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帮你。你为什么不从现在开始每天吓唬我?我还以为你年底要冲业绩呢。」

江悦瞪了我一眼,然后突然跑开了。

满屋子都找不到她,我就在晚上睡觉前对着镜子跟她道歉——虽然我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但她终于出现了,憋了好久才跟我说:“不要。」

她的声音通常很柔和,但现在听起来很硬,像是在生气。

我愣了一下:“不要什么?」

“不,吓着你了,”江悦闷闷不乐地低头,“不要。」

进入社会久了,我和很多人的关系就是各取所需。互相帮助更多的是利益而不是感情。这是常态。我已经习惯了,所以这一刻,我因为感受到了纯粹的善意,短时间说不出话来。

我看着她又开始发愣,想是不是单身太久了,怎么看着一幅深色的马赛克就觉得自己没事了。

-02-

就是每天踏踏实实上班。每天早到一分钟,每次打卡都准确无误,让隔壁同事惊叹不已。我觉得我能走这么久还不迟到,真是神人。

对此,我总是淡然一笑。毕竟同事们都不知道有个鬼每天早上帮我挤牙膏。

最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既然年底要考核KPI,那鬼界是不是有社会,会有阶级分层,年终奖金,福利等等?

江悦总是很随意,但心里却有隐隐的担心。

我觉得江悦很平淡,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真的很容易被骗。在这群鬼里,绝对是最容易被欺负的那种。而且,她明明是鬼。她比我还守法,从来不出门,很害怕,很不专业。这样下去,她年底绩效考核为零,业绩那么差,会不会下岗然后失业,甚至变成鬼?

我很重视这件事带来的严重后果,甚至超过了我的年终奖。

回家后,我问江悦:“你表现太差,会有什么惩罚吗?」

”江悦茫然地看着我…嗯?”安静了一会儿,她又低声说,“我不记得了。」

我对这个回答并不感到意外:“嗯,你有你老板的联系方式吗?我会和他谈谈。」

江悦依旧茫然的看着我。

两个月前,如果有人告诉我,有一天我会尝试和一个幽灵的老板沟通,协商她的待遇和绩效考核,我会觉得他是个SB。

但我现在真的在这么做,SB就是我自己。

总而言之,经过我耐心的询问,江悦终于想起了一些事情。

就像她说的,好像每个人变成鬼之后都有两条路,在冥界晋升或者转世,很少有人滞留人间。她是我的家乡方圆唯一的幽灵。

但是,这些留在人间的鬼,缺OO,留UU。黑社会派了一个组织来收集他们。只要他们在地球上收集到足够的XX,就可以去冥界了。看起来应该有一个收集XX的新手指南,但是江悦因为KK的原因拒绝了这个指南。要收集的XX可以通过很多方式获得,包括吓唬人。他们每年会被考核一次,如果考核不合格,第二年继续收。但是好像VV年还没集齐,鬼就消散了。

至于这个OO,UU,XX,KK,VV,江悦,我一点都记不住了。

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她已经不是幽灵了。

我:“……”

真的听你的话,比如听话,上次听到这么有用的话,是最后一次了。

*

为了进行江悦的再就业培训,我查阅了很多资料,最后给出了几个解决方案。

1.大半夜去一个没有监控的巷子吓唬行人。

优点:零成本;天然无污染;不会被发现;效率高。

缺点:耗费行人;很缺德;我躲在巷子里很容易被打。

被江悦拒绝了。

江悦的理由是睡觉。我质疑鬼魂还是要睡觉的事实。江悦跌跌撞撞了半天才说要我睡觉。

因为我告诉她,如果我真的想执行这个计划,我必须和她一起去。我不放心她半夜跑到外面去。虽然是鬼,但她还是个女生,健忘,社交恐惧,迟钝。她被路过的道士或者鬼叔骗了怎么办?

本来,她还在犹豫。听说我要去陪她,她疯狂的摇头,躲在镜子的角落里不说话。我们看了很久,她不同意。

所以通过吧。

拍摄鬼片

优点:遵纪守法;多,收入高;不容易被发现。

缺点:我没钱。

我不能带江悦去应聘女演员。她毕竟是个真鬼,不过我可以自己拍。

我咨询了一个电影专业的,问他拍一部鬼片要多少钱?同学们都很惊讶,但很认真的回答我:如果是自己拍电影,鬼片成本比较低,几百万就能解决。如果你想去电影院,一些小电影院也有这种服务,但是真的只需要花钱听一个声音,就可以花几十万块钱玩个痛快。

演讲结束时,他还热情地告诉我,他有一些专门拍鬼片的团队的联系方式,可以推送给我。

但是,我不能把江悦的存在暴露给别人,大概只能自己拍了。

虽然江悦作为鬼有一定的法力做一些特效,我也省了人工成本,但是场地和设备都得花钱。我得把剪辑和录音交给专业人士,怎么说呢,我得有个…几十万。

几十万。

我看了看我的银行卡余额:28776。

不知道按斤称我能不能拿到几十万?

我对江悦叹了口气:“你说赶紧拿钱,不然我卖血了……”

姜:“……”

江悦生气了,没理我又躲了一天。我可以说难听也可以不说,她只有两个字,“别拍”。她很抗拒,我不能强迫她放弃。

所以通过吧。

3.在鬼屋/密室逃脱等特殊场所客串。

优点:同样守法;收入稳定,可以每天上班;正式保安。

缺点:容易被发现。

江悦并不能真正申请NPC,只能作为客串角色依附于道具或者场景角落。缺点是现在的鬼屋很注重游客的安全,监控那么多。我担心她那时会被抓住。

但与前两者相比,这是最好的办法。

我和江悦详细解释了她需要做的事情。我们在鬼屋没人发现的角落里吓唬游客,但是不要和他们见面。我们必须和他们保持距离。

江悦听到的一半都没听懂。我怕她忘了,她觉得镜子上的字越来越多不是问题。想了很久,为她定制了一个很轻的小册子,认真写下注意事项,用红线系好,交给她。

江悦接过来,她愣住了,盯着镜中的我,小心翼翼地把小册子挂在手上,然后低下头,轻声说:“谢谢。」

我说没有,我以为这是很平常的事,可是回头发现她好像在围着镜子转圈,开心得连头发都飘起来了。

…我肯定单身太久了。

不然我觉得看到一个头发乱糟糟的黑人女鬼真的很可爱。

*

自从决定和江悦一起潜入鬼屋,我就开始收集我们城市所有鬼屋的信息。

一定要正规,不然没流量容易出事;如果恐怖程度比较高,就不适合江悦。不会有太多监控,不然太容易胡来。

经过这几层筛选,只剩下五间鬼屋了。

有一个因为太远直接被我超过了,还有四个。在网上找了一些实地测试和似是而非的视频资料,把电脑搬到卫生间的镜子前,和江悦一起看。

山口医院?

我看着房间里变态的医生、锯齿护士和精神病人,皱着眉头客观地评论道,“工作人员的生活环境不太好,到处都是药水和血迹。」

岳是个很干净的鬼夫人,衣服基本都很整齐,可以直接过关。

昌平鬼校。

我刚点了视频。那间教室里的场景一出来,江悦就低声呜咽,摇头反抗。看到她我一点都不想看这个鬼屋。虽然心里有些疑惑,但还是尊重了她的想法,直奔下一个场景。

深渊伯爵。

欧式鬼屋以一座古堡为原型。背景故事是一个被诅咒的贵族。最恐怖的场景是一条长廊里的壁画。据说壁画可以移动,NPC就藏在里面,然后还有镜屋和娃娃屋。光看介绍视频什么都看不出来。

林古宅。

一个全面的中国鬼屋,包含了很多传统的民间恐怖场景如鬼婚、巫术、纸装订等,画面很美。没有血淋淋的场面,就是被评价过的人说很恐怖,就是那种恐怖。

我问江悦她想要哪一个。江悦犹豫了很久,还是选择了林家的老房子。

我决定这个星期带她去实地考察,于是我问:“你能出去吗?」

江悦点点头。

我又问:“需要载体什么的吗?」

江悦犹豫了一下,点点头,又摇摇头。

意思是你可以接受也可以不接受。

我想了一下,“大白天出去晒晒太阳怎么样?」

她茫然地看着我,好像不明白我的担心。过了很久,她说:“你可以……藏起来。」

我说:“所以我还是需要一个载体,对吧?小一点的可以放包里……”想到她平时在镜子里穿梭,我说:“小镜子怎么样?」

她眨了眨眼,然后微微点头。

完了之后,我想起了一件事——我男人家没有小镜子,于是我点开购物APP给她看款式:“看,翻盖和单面的,圆形和方形的,还有不同的图案。你可以选一个差不多的,我给你买。」

网购软件里琳琅满目的商品似乎让江悦不知所措。她顺从地从镜子前低下头去看屏幕上不同颜色的镜子。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那张曾经黑得像马赛克的脸,好像干净了一点。虽然她还是看不到轮廓,但我能看到她的眼睛。他们不是鬼片里可怕的黑暗或者苍白,而是黑白分明,干净,美丽,简单。

我心想:鬼为什么长这样?和恐怖电影不一样。很可爱。

我盯着她看,她没注意到。她仍在认真地看着电脑。过了一会儿,她点开一个界面,示意我看。

我赶紧低下头,不再观察幽灵小姐的睫毛。而是认真的看着她选的镜子:很少女的风格,都是校园动漫风格的简笔画。一些女孩在吹蒲公英,拿着爱心气球,一些男孩在踢足球和弹吉他。

“你想要气球还是蒲公英?”我很自然的问了她,她却点了男生弹吉他的风格。

我立刻明白了她为什么选择这个。

前两天我和她刚一起看了一部校园电影,里面男主会弹吉他,很帅。他的男明星是陈箓,最炙手可热的鲜肉之一。

当时江悦一直盯着他,很少表现出对一件事的兴趣。

“你是陈箓的粉丝吗?”我问她,然后开玩笑说:“其实我也会弹吉他。我姓陆,围捕的时候是半个小鲜肉。」

江悦显然无法理解我的幽默。她只是一直盯着我看。当时我看不清她的眼神,以为她在质问我。不过,她确实一整天都用光了她的幽默值,于是对她笑了笑,说:“下次我带你去看陈箓的电影。」

有了这样的前一集,她选择这种风格是很自然的。

我想。

-03-

点完小镜子,我决定晚上带江悦去实地考察。

她似乎可以隐藏自己的身影,让别人看不到她,但我总能感觉到身后有一股淡淡的凉意。冬天真的很爽。

林的古宅选在一个有点偏僻的商业建筑里,叫金城大厦。这栋楼很安静,一楼超市大门紧闭,电梯去年看起来年久失修,灯都关了,看起来要倒闭了。

……这个鬼屋位置非常合适。

没想到,到了鬼屋所在的七楼后,这栋看起来阴森的建筑变成了另一个样子。

装修精美,空间宽阔,虽然光线不太明亮,看起来也不太大众化,但却透着一种说不出的优雅。

这一整层都是鬼屋的主人打下的,所以装修的很有特色,甚至还设置了茶室。它被厚厚的窗帘遮住了,只有一点悠扬的茶香流淌出来,有一种古色古香的气息。

龙井茶,沉着冷静,可以适当缓解恐惧。”我正盯着茶馆的“林园茶馆”牌匾,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但这是为已经进去的客人准备的。你还不需要它。」

我感觉一直默默跟在我身后的江悦,在这个男人说出狠话的那一刻,微微颤抖了一下。

我悄悄皱了皱眉头,转过头,看到一个穿着唐装的年轻人,戴着一副墨镜,晚上梳着一个小辫子。他一脸帅气四处玩耍,漫不经心地打了个哈欠,抬手看着我:“来鬼屋玩?这边走。」

这是本市评价最高的鬼屋之一,但内部视频不多,更别说工作人员的照片了。但是看这个人的装束,我有一个猜想:“你是老板吗?」

“谢谢你,”他微笑着说。“很高兴见到你。」

他转身带我去了鬼屋,我低声问江悦,“刚才发生了什么?他怎么了?」

岳不知道她是否明白我在说什么,犹豫了一会儿。我不知道她在哪里,但我感觉在这一刻,有什么冰冷的东西轻轻的触碰了我的后背。根据她的身高,我推断应该是额头。

我:“……”

……妈的。

冬天,一个冰冷的女鬼用额头碰了碰我冰冷的背。

但在离我胸口不到三寸的某个地方,它突然猛烈地跳了起来,我滚烫的体温瞬间蔓延到我的四肢。

走进这个脑洞很大的鬼屋厚厚的木门后,穿着唐装的谢老板正在和前台卖票的姑娘说话。我环顾四周,发现这个明显很大的空间里,只坐着三四个人。

根据某购物APP的评价,这里的流量已经很大了。为什么周末七点这里人这么少?

“我们最后一批客人已经进去了,”谢老板转过头,好像知道我在想什么。“为了保证每组客人的体验,在前台等候的客人会被我们带到不同的地方,从进这个门的那一刻起,就来到了我们林家的故事。」

他说话的时候,门楣上的风铃仿佛被风吹动,摇曳着,抖出一串串清脆的声音。

说实话,我以前从来不相信这些东西。

在我的家乡,有个道士说我目光短浅。我会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我会遇到一些奇怪的事情。但我可能心大,没当回事。只要我没把脸贴死,我就当没看见,活到二十五岁。除了江悦,我还真没遇到过活鬼。

不过道士说的没错。我真的能感受到别人感受不到的东西。

比如现在,我在这个地方感觉到一种熟悉的味道。

这里有鬼,而且不止一个。

我本能的反应是和江悦一起离开,但江悦似乎没有意识到任何危险。她甚至喜欢这里。我感觉到她的目光在我身后左顾右盼,我太激动了,就出去散了一两次步。

我还在犹豫,谢老板突然转向我,手里拿着两把黑底金边的笛福,递到我面前,“你要买驱魔?张施了一个法术,鬼都不敢靠近。」

我:“……”

现在鬼屋生意扩大了很多。

我想拒绝,他却慢慢的又放好了一个:“算了,另一个客人不需要这个。」

一股寒意突然从脚底升到头顶。我定定地看着他,表情没变:“什么意思?」

“你太紧张了,”谢老板嘴角露出一丝安慰的微笑。就在下一秒,他推了推墨镜,漫不经心地问,“不过,我也想问一下,你是哪个鬼屋派来刺探信息的?我们林家老宅每个月的非人类员工的惊吓值,业内有目共睹。每天工作时间都在八小时以内。轮岗制和五险一金都有安排。就算你开出天价,派非人类员工去游说,他们也不会跟你走。」

我:“?」

这是什么?

现在非人类员工再就业开始滚滚而来?

*

在我的解释下,谢老板明白了我的意思,他不禁为错过了的机会而有些遗憾。

“如果我知道,我会认为我没有看到它,”他喃喃地说。“免费劳动力。」

我:“……”

我看到了被老板谢允许在林家老宅里厮混,现在看起来有些傻的江悦,决定以临时监护人的身份为她谋取一些利益:“如果走正常的求职之路,她的收入怎么算?」

谢老板矜持地摘下墨镜:“其实我们鬼屋和非人类员工是互惠互利的关系,也是为了他们的身心健康着想。年轻人就是要多锻炼,不要总想着收入。社会经验是最重要的……”

我:“……”

这个说法和我老板的一模一样。果然这个世界的资本家都是有德的。

但是很少遇到一个活生生的人也和鬼住在一起。我想了想,开始和谢老板商量滞留人间的鬼现在是什么样子。

老板惊讶地看着我:“和你在一起的那位女士没告诉你吗?」

我想了想措辞,才说:“她不太在乎这些,也不太了解别的鬼。」

“就这样,”谢老板不知道自己信不信。简而言之,他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其实世界上滞留的鬼魂并不多。他们留在这里,多半是因为他们还有执念,或者是他们死前忘记了很大一部分记忆。只要十年内完成执念,收集到足够的情绪,就能下地狱。」

我终于知道江悦口中的OO,UU,XX,KK,VV是什么了。

“情感?惊吓算不算?”我问谢老板。

“当然,”谢老大轻笑一声,墨镜后面的眼睛看不清楚。“你知道,不管是人是鬼,最怕的就是一件事。」

在我目瞪口呆的时候,老板谢没有给我卖关子,只是简单的说了一句,“——忘了。」

“滞留人间的鬼魂那么少,都是因为会有思念他们的人来祭拜、烧香、扫墓。这样的活动引导他们找到自己的家,最后下地狱。”他看着我身后的那串风铃。“但即使没有崇拜,最简单的思想和爱,这样的情感,积累到一定的门槛,就可以下地狱。

“也有例外,就是会有一些鬼魂不接收任何人类的情绪,所以地府会派鬼魂给这些鬼魂一些指引,带他们去执念,或者收集情绪。」

……但江悦拒绝了这种指导。

谢老板看着我脸上的表情说:“你身边的鬼女应该没受到什么关注吧。”“不出意外的话,在我出现之前,她的脸颊应该已经笼罩在黑雾中了。现在已经消散了,她还能看到自己的眼睛。忘记了,她不能下地狱。如果她仍然拒绝引导,当她被黑雾包裹的时候,她就会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我几乎屏住了呼吸,下一刻我看到谢老板摸着下巴,语气中带着莫名的调侃:“如此看来,陆先生是个有心人。」

我:“……”

仿佛有什么微妙难言的东西被赤裸裸的拉了出来,暴露在阳光下,我瞬间尴尬地转过头,无话可说:“什么意思?”」

“因为很少有人对鬼有这么纯粹的感情,如果没人管,一个鬼七年后就彻底消散了。”谢老板的长结局慵懒,有种意味深长的感觉。“我们的员工辛苦了一个月,吓到了无数游客,让他们看了眼。陆先生和江小姐多久没见面了?江小姐的脸几乎干净了。」

我:“……”

开完玩笑,谢老板转过头,向前走去:“走吧。既然我是员工的监护人,我就不要钱。我带你参观鬼屋。你可以看看把姜小姐放在哪里比较合适。」

我跟着他往前走,一边凉快,江悦乖乖地跟在我身边。

如果你有债务逾期方面的困扰。可以添加微信: 5290085   添加时请备注: 逾期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79814861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81dx.com/71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