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文黄文(《寂寞红尘》第520章 无耻下流)

污文黄文(《寂寞红尘》第520章 无耻下流)

欧阳文华的表情异常严肃,大有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但是她一看到坐在主位上的赵春雷,不由惊讶得张大了嘴巴。

她万万没想到,这个人竟然是西门办事处党工委书记,而就在前几天,他还是个无业游民,还参与了阳光小区的业主集会。

但她的惊讶也就是一瞬间的事,她恍然大悟,为什么当初赵春雷在业主集会上一声不吭,而且事后会找自己谈条件,让自己撤销对平远物业的追踪报道,原来他就是体制中人,自然不希望记者报道政府的负面新闻。

欧阳文华冷声一笑:“赵书记好,我们可是老熟人了啊!”

赵春雷知道她肯定是来了解精神病女人芦叶的情况,但他装作毫无所知,热情招呼,“呵呵,是呀,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吗?”

“我就想来了解一下咱们社区的一个女居民,被无端送往精神病院,而且还被强制流产结扎的事情!”欧阳文华目光炯炯地看着赵春雷,她努力从对方的眼睛里扑捉对自己有用的信息。

赵春雷神色如常,只是看了看旁边的肖晓。

肖晓等人也无奈地看着赵春雷,意思是把矛盾上交给领导,她们也是无可奈何。

“欧阳记者你先请坐,咱们慢慢说!”赵春雷客气道。

听了这话,欧阳文华这才坐在了沙发上,也就在这时,这个女记者才表现出了一个女孩子文静的一面,但谁都不会想到,她体内的能量是如此巨大,赵春雷已经领教过了。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欧阳文华先问道。

“当然知道,为百姓仗义执言的正义记者,我从心里敬佩。我不光知道你的名字,其他的情况也有所了解!”赵春雷别有深意地看着她。

欧阳文华将信将疑,脸色冷淡。

“欧阳记者,你想了解的情况,我可以给你答复!而且也可以明确告诉你,我们是本着人道主义的原则来帮助芦叶!”陈思波沉不住气,想早点打发女记者离开。

旁边的肖晓把芦叶的基本情况详细做了介绍。

污文黄文(《寂寞红尘》第520章 无耻下流)

“就算你们你们说的是事实,但也不能随便剥夺一个女人生育的权力,还把她送往了精神病院!”欧阳文华眼神森冷。

“那你说怎么办?难道任由她把一个连父亲是谁都不知道的孩子生下来!让一个连自己也照顾不了的女人一个人照顾孩子?”赵春雷纳闷问道。

“完全可以把孩子送社会福利院领啊,你们难道不知道,随便给她做流产手术,那是在扼杀生命啊!”欧阳文华说道。

“你错了,我们这样做,正是为生命负责,谁知道她生下的这个孩子是不是有什么精神残疾?”陈思波正色道。

“你们凭什么认定这个女人是精神病,就因为她到处上访吗?”欧阳文华极其不屑,她见惯了基层的乱象。

“精神病院已经做了鉴定,我们完全可以认定,这个女人是精神病患者!”赵春雷不耐烦地说,“如果不是精神病患者,能随便跟人上床睡觉吗!实话告诉你吧,她已经不是一次两次流产了,也不是被一个两个人侵犯了!如果不是我们坚决采取措施,她的孩子已经一堆了!”

这个女孩子的单纯固执,让赵春雷感觉有点对牛弹琴的意思,他说话也不客气了。

欧阳文华显然没想到赵春雷说得这样直白,他一点都没顾及到说话的对象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她愠怒地看着赵春雷,脸涨得通红。从小到大,从来就没有人这样露骨跟她说过这样的话。

而陈思波也发现了这个性格执拗的女记者,面皮特别薄,他笑嘻嘻说道:“欧阳记者,其实还有个事实你没掌握,这次的流产也是芦叶自己同意的,她说自己肚里的孩子有残缺,坚决要求医院给做掉!”

“她怎么知道自己的孩子不健康?你们不是说她是神经病吗!”欧阳文华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依然咄咄逼人。

“哈哈!”陈思波笑得诡异,他看了一眼赵春雷,对方也很感兴趣地看着他,赵春雷也不知道这事。

“她说她那里被那个男人用手弄过……”陈思波说着说着忍不住笑了,笑得不怀好意。

赵春雷促狭地看着欧阳文华,可是对方一个姑娘家,根本就不明白怎么回事。倒是站在旁边的肖晓脸红了一下,她皱着眉头白了陈思波一眼,说道:“这样的话,亏你也说得出来!”

街道干部作风泼辣,开这种玩笑也多了。

欧阳文华虽然没听懂,但是从这几个人的表情上,也知道不是什么好话,再仔细一想,也就明白了怎么回事。她又愤怒又害羞地看了这几个人一眼,真没想到这些街道干部素质会这样差,她虽然不知道陈思波是什么人,但是这个赵春雷,街道党工委书记,居然如此龌龊,刚才他看着自己促狭的笑,心底里的不齿,让人愤恨。

污文黄文(《寂寞红尘》第520章 无耻下流)

“跟你们这样的人在一起,简直就是无聊!芦叶肯定就是被你们逼疯的!”欧阳文华忽地站了起来,她用手指着赵春雷,鄙夷地看着他。

这个欧阳文华太骄横了,也难怪,一个市委书记家的女儿也有这个资本。可是,条件比她还要好的陈静璇,也没有她这样张狂。赵春雷心想,虽然我是一个小小的正处级干部,比起你父亲曹阳来说,级别权力相差十万八千里,可我也犯不着巴结你,就是得罪了你,又能奈我何?

曹阳一个堂堂的市委书记,甚至马上就是省部级干部了,也不会因为女儿难为他一个小小的基层干部吧!

想到这里,赵春雷也站了起来,怒声说道:“曹双双,你也别太过分了!不要仗着你父亲的地位,就颐指气使,觉得自己了不起…….”

“你…….你怎么知道……”曹双双惊讶地睁大了眼睛看着赵春雷,听到从赵春雷口里说出自己的真名字,她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她的真实身份,在平远晚报也就只有总编知道,就是在滨海省委宣传部知道的人也是寥寥可数。而这个无耻下流的街道干部,是怎么知道的呢!

赵春雷没搭理她,继续说道:“我看你啊,就是一个呆在温室里的官小姐,别说分析社会认识社会了,你就连基本的人情礼节都不懂!我想你这样的人能在报社混到现在,除了你的背景以外,我看没什么可解释的!”说着说着,赵春雷连声冷笑。

“你,你…….”曹双双被赵春雷训斥得说不出话来,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

“防火防盗防记者,不过我们可以问心无愧地告诉你,这件事情我们完全没有任何过错,你可以继续取证,我们随时等着,哪怕纪委来查,我们也不怕!”赵春雷义正言辞地说道。

“赵,赵……”曹双双到目前为止还不知道赵春雷的名字,这会儿叫赵书记又显得得太不情愿,她“赵”了几声,说不出话来。

“赵春雷!”赵春雷平静地告诉她。

“赵,赵春雷!我也告诉你,我能在报社待到现在,从一开始就没有借助任何人的力量,我完全靠我自己!”曹双双眼泪横流,“你这样说,就是含血喷人!”

“嘿嘿,虽然是这样说,可是实际情况不一定如此吧!我不相信,你会没有受到一点照顾!”赵春雷冷笑着说道,不知道怎地,他今天特别烦躁,也许是因为林菁菁的缘故。

曹双双听赵春雷这样说,顿时有点哑口无言。

赵春雷说得对,即使自己主观上不想搞什么特殊化,但实际上还是不同程度享受了关照。

陈思波和肖晓也很惊讶,他们这是第一次看赵春雷发火,而且看起来,赵春雷对这个记者的底细了如指掌。

“好吧!对这件事我会继续调查,如果真如你们所说,你们一点过错也没有,我会专门登报道歉,恢复你们的名誉,但是如果跟事实有出入的话,我一定追查到底!”曹双双坚定地说。

赵春雷微笑着摇头,这个外表柔美的女孩子,让他再一次领略到了她的坚强固执。

“再见!”曹双双说了扭身就走。

“哎,等等!”赵春雷喊住了她。

曹双双扭头,冷冷的看着他,紧张的等他再说让她难堪的话。

不过,这次赵春雷却声音柔和地说:“现在已经下班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顺路送你回家!”

“对不起!我很介意!再说了,我也有车,谢谢你的好意!”曹双双有点意外,但是却毫不领情。

“哦,对啊!你应该有车的!”赵春雷恍然道。

曹双双愤怒地看了他一眼,因为他话里的意思分明是在说:一个堂堂市委书记的女儿,能没有车吗!

好好耍了一下曹双双,赵春雷觉得心情有点好了起来,可是等大家一走,他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却突然心神不宁了起来。

如果你有债务逾期方面的困扰。可以添加微信: 5290085   添加时请备注: 逾期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79814861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81dx.com/65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