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家派钱包(安家派贷款会员才能出额度)

安家派钱包(安家派贷款会员才能出额度)

张卷是坐安家的豪车回家的。

那栋位于老城区的破旧小楼下今天突然来了一辆金盾牌加长轿车,从副驾驶下来一个戴墨镜的黑西装,打开了后座的车门。

这是哪位大领导来这视察么?

街坊邻居们纷纷出来看热闹,他们知道,人家既然这么高调肯定是希望观众配合的,就像明星出门不带几个保镖就没人认得出他们谁是谁一样。

权贵的那点心思谁猜不透啊?

只是从车上下来的人让大伙都惊呆了——这不是老张家的某个小子嘛!叫张卷还是什么来着?

众所周知,老张家的孩子常年在变化,时不时又冒出来一个,街坊四邻都习以为常了。但是大家对张卷的印象还是挺深的,主要就在于他的长相。

私底下不少人和他养父母合计过,想让张卷入赘到他们家去:就冲这颜值,以后生下来的小孩绝对好看!

普通人不会想他觉醒以后会不会发展得很好这回事,对普罗大众而言觉醒是个小概率事件,而觉醒不错的天赋更是和中彩票的几率有的一拼。

觉醒者家族嘛,不就是强强联合搞出来的?父母都是觉醒者,优秀基因诞生的后代就是普遍比普通人觉醒的成功率高,人家科学家都说了,错不了。

见张卷从车上下来往家走去,一个和他还挺熟的阿姨问道:“张卷!你这是发了?”

“人家才高一的孩子,又不是做生意的。”对门的王大爷鄙夷的说,“八成是觉醒成功了。”

“我也是觉醒者,我当年咋没这牌面?”街头开面馆的刘师傅质疑说。

“你可拉倒吧,你不看看自己觉醒的啥天赋?让脑门更亮!我活了这么多年第一次听说这么搞笑的天赋。”

人群中发出了欢快的笑声。

“老话说得好,天生我材有啥用,咱这天赋虽然不强,但我揉面团绝对干净!”刘师傅急了:“还是那句话啊,你们要是在我店里吃到一根头发,我赔一百倍!”

“是天生我材必有用。”一旁的小学生纠正道。

“对对对,就是这个,要不说咱娃读过书就是不一样呢,有文化。”一个男人笑着说,突然他脸色一沉:“小兔崽子你怎么在这?现在不是上学时间吗?”

“……学校放假了”眼看老爹开始取拖鞋,他撒丫子就跑。

这个地方还是这么热闹,张卷感受着四周的人气,这是一种新奇的体验,在陌生但熟悉的地方行走,地方还是老地方,街坊也是老街坊,只是体验者却换了个人。

张卷怀着一种莫名的心境在众人的注视下上了楼,大概这就是古人所谓的“富贵还乡”吧。

虽然他现在只是修炼一途刚起步,却仿佛已经手握整个世界似的。

有力量的感觉,真好。

养父养母对张卷觉醒成功自然是欣喜的,这也意味着他们又可以从政府那领一笔不小的奖金了。

而且毕竟这么多年的抚养之恩在,这份人情当事人心里都有数。

张卷支开在一旁玩耍的弟弟妹妹们,把养父养母请到自己房间里,掏出一张印有安国集团烫金logo的白金卡:

“这里面有200万,你们二老先收着,密码是我出生年月日。”张卷顿了顿继续道:“除此之外它还包括一份永久年金套餐,每年都会自动往里面打20万,即使以后你们不再收养孩子也够过得比较滋润了。”

“这太多了,你收回去。”张父看着那张金卡露出了片刻渴望的神情,又坚定将它推了回去。

“是啊,做我们这行的本身就是图那点抚养补助,何况你觉醒成功了政府还会给我们一笔奖金,你完全不欠我们什么,不必如此。”张母也拒绝道。

“您二位听我说,”张卷正色道:“这些钱首先是感谢你们这些年的养育之恩,政府给奖金是它的事,这些是我个人的,不能混为一谈。”

“其次,这也是表明一种态度。”张卷严肃地说:“我虽然觉醒了天赋,但以后的路注定不好走,我的成长势必会得罪一些人,他们为了对付我可能会把你们当成突破口!”

“我是不怕别人,就怕敌人拿您二老做威胁,所以这些钱也是名义上给我们的关系做个了断、断了敌人的念想,这既是在保护你们也是在保护街坊四邻!”

“可是为什么要树敌?大家和和气气的不好么?”张母想不通。

“利益之争在所难免,况且强者之路本就是逆势而为,尤其是我这种出身的,他们都把我们当软柿子。为了过的安稳不被人拿捏,我只能打怕他们、让他们对我下手时掂量掂量能不能承担得起后果!”

张卷可是看过不知多少本网文的人,各种残酷的环境他都在别人的书里看过,他明白有的人就是那种一言不合就杀人的个性,特别是反派。

但是话说回来,既然是穿越者,咱没理由憋屈着过啊!尤其是开局就防御无敌,怎么看都是一路横推的展开嘛。╮(‵▽′)╭

当张卷开始为了自身利益综合考量时,也就意味着他已经过了穿越的适应期,不再把生活当成异世界的体验环节,他彻底融合进了这个世界!

三人在房间里谈了半个多小时,出来时各自都是平常的样子。

和千千万万个出了觉醒者的家庭一样,这天是个狂欢夜,这家有着不同血脉的六口人举办了温馨的家宴来庆祝张卷的成功觉醒。

一家人庆祝到很晚,直到凌晨两点才各自睡去,明天还是工作日,平常的生活还得继续下去。

张卷默默收拾着行李,这是他在这个家庭睡的最后一晚。

很多修炼者觉醒成功后就会立即搬出原来的家庭,他们有的是住进了觉醒中心提供的免费公寓,有的住进了签署了工作协议的单位豪华宿舍。

张卷既没签工作协议也没打算住觉醒中心,他搬出去只是为了和正常觉醒者一样,这对他自己和养父母家庭都好。

第二天上午九点,弟弟妹妹们已经在学校了。张卷最后朝着送到门口的养父母深鞠一躬,沉默着拎行李走了。

他能感受到楼上那两道目光中的不舍和真情,他没有回头,毅然决然的钻进了安家派来的接他的豪车里。

像极了生活所迫、咬紧牙关上了富婆驾座的十八线偶像练习生。虽然本质上区别很大,但外在表现形式是一模一样的。

……

如果你有债务逾期方面的困扰。可以添加微信: 5290085   添加时请备注: 逾期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79814861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81dx.com/43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