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夫长黑金卡额度多少(百夫长黑金卡年费)

第二天, 顾眠如同两人在一起之后的每一个清晨一样, 在程澈的怀里醒来。

她微微一动, 程澈就又搂的更紧了一点,他闭着眼睛, 迷迷糊糊地说, “老婆, 时间还早,再睡会儿。”

顾眠看了一眼时间, 现在是早上七点。

虽然时间不算早了, 但程澈最近很忙,估计是好不容易才睡个懒觉,所以她也懒得起床,就又跟着程澈一起睡了。

等两人睡饱,吃过午饭, 两人才不紧不慢地去机场坐飞机。

顾眠上了飞机之后, 才总算有空问起糯糯来,“糯糯这两天乖吗?”

程澈把玩着顾眠的手指, “很乖。”

“老爷子带着吗?”

“不,爷爷年纪大了, 糯糯我让我爸妈去带了。”程澈爸妈最近正无聊, 糯糯小公主去了之后, 他们不知道有多开心。

顾眠一想到女儿那张和她有五分像的漂亮小脸, 眼神一下子变得柔软, “我想她了。”

程澈挑起一边眉头, 不满道,“难道你只想女儿?”

顾眠凑过身亲了程澈一口,“当然也想你。很想你。”

程澈这才满意了。

他捏了下顾眠的手指,“晚上程执请吃饭。”

程澈和史密斯先生的合作成功之后,程老爷子就已经功成身退,不再插手公司的事务了。

公司也已经在那一年顺利继承给了程澈。

程澈一夜之间身价倍增,成了港城最年轻的富豪。

这些年程执算是所有程家人中,和程澈关系最亲近的人,所以程澈给了程执不少便利。

顾眠想了下,“我约了阚阳阳一起逛街,逛完街我还要陪女儿,饭局我就不去了。”

程执今年三十三岁,但依然还是单身一人。他这几年谈了不少恋爱,但每一次恋爱都无疾而终。

像是谁都不合他的意一般。

顾眠以前虽然有所察觉程执对她的感情,但是她一直以为程执的感情来的快,去的也快。但是她没想到自己对程执的影响居然那么大。

程执喜欢她多年的事情,还是由程执的好朋友江南两年前亲口告诉她的。

江南说,她都快成了程执的执念了。

程执这些年不管和谁谈恋爱,都会先拿对方和她比较一番。

一比下来,那群人没一个能打的。

不是皮肤没她白,就是身材没她好,要么就是没她长得好看,没她有气质,没她善解人意。

总之不管是谁和她比,在程执那,都比不过她。

江南一脸愁色,“他现在根本就没有准备好开始一段新恋情。他年纪不小了,他爸现在又是那么个情况,他是他家的顶梁柱,我是真的怕他孤独终老。”

江南和她说了这么一番话,她是真的震惊了。

江南说让她和程执好好谈谈,但是后来她和程执谈也谈了,程执的情路却依然不顺。

所以这些年顾眠都有意避开程执。

免得程执越陷越深。

程澈闻言,自然知道顾眠的意思,他嗯了一声,摸了摸顾眠的手背,“也好,晚上我会早点回来的。”

如果说最关心程执的终身大事的是程三叔和江南,那么排下来就是程澈了。

程澈一开始拿程执当情敌一样防,当然,他现在也还防着。但是现在两人之间还有一层好兄弟的关系在,所以他是真的希望程执能够尽快找到一个知心人。

一来,程执找到适合的女朋友之后,就能放下顾眠了,程澈也好松一口气,二来程执家就他一个孩子,他要因为顾眠孤独终老,程澈心里也过意不去。

让老婆是绝对不可能的,下辈子都不可能。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尽快有个人把程执勾走,也省的他老是对顾眠念念不忘。

不然自己兄弟的白月光是自己老婆,他怎么都不可能做到无动于衷,当做这事不存在。

程澈到包厢的时候,除了他之外的其他人都已经到了,包厢里有男有女,很是热闹。

程澈到场,完全就是给程执撑面子。因为在场的都是程执的朋友或者是合作伙伴,和他没什么关系。

程澈粗粗扫了一眼,发现在场的几个都是熟面孔。除了江南之外,其余几个也都是程执的好朋友,之前他和这几人也吃过一次饭了。

程澈今天迟到了,所以先自罚一杯。

一杯红酒干完,程澈一入座,程执的一个叫光头的朋友冲着程澈笑得一脸暧昧,“程董,会玩啊。”

光头是在道上混的,出身普通,不过为人极其讲义气,属于那种能为了兄弟两肋插刀的人。

程澈自有一套认人的手段,所以见到光头的第一眼,他就知道光头这人值得交朋友。

程澈一杯酒喝完,单手支额,漫不经心地笑了下,“什么?”

光头挤眉弄眼,“我昨晚看到你搂着一个大美人进酒店开房了。”

光头这话一出,瞬间吸引了全包厢人的注意力。除了程澈本人,几乎所有人都露出了惊讶的神色来。

程澈这人,在光头眼里一直都是自律,洁身自好的代表。

但是就是这样自律到了极点的好男人,昨晚却和大美女开房去了,光头当时都以为自己认错人了。不过看到那辆程澈新买的悍马,光头就知道自己没认错。

当初程澈买悍马,光头还有点奇怪。直到昨晚,他才明白程澈为什么买悍马了。

因为悍马车内空间大,容易干坏事呀!光头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果然啊,男人都难过美人关。

程执闻言,眉头蹙了起来,“你去外面乱搞了?”

程澈莫名其妙地看了程执一眼,“怎么可能?”

程执知道程澈不屑撒谎,闻言哦了一声,紧绷的神色再一次放松了一下。

光头听到两人这一番对话,还以为程澈是要赖账,他一边掏出手机,一边口里说着,“哎,你们是不是不信?说实话,我昨晚看到程董的时候,也不信啊。但是事实教做人,真是他,五星级酒店,两人边搂边亲,啧啧啧,你们能想象?我还拍照了呢!”

光头这句话一落,在座的某个年轻女生瞬间苍白了面色。

她一旁的兄长拍了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

程澈听完这番话,面色一如既往的很淡定,他还姿态随意地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抿了一口。

倒是江南,听完之后忍不住凑上前去看了一下光头所谓的照片。

等他一看完,他就忍不住爆笑出声,“哈哈哈哈哈哈。”

光头一脸莫名,他摸了摸自己光溜溜的脑袋,问,“怎么了?笑什么啊?”

江南指着光头拍下来的照片,笑得不可自抑,“你傻啊,这是他老婆!他和他老婆,不管做什么,都是合法的!”

光头一脸尴尬,“啊,原来这位就是程董的老婆啊。哈哈哈哈。”

程执啧了一声,“弟妹拍完戏了?”

程澈嗯了一声。

江南在一旁忍不住调侃,“啧啧,宠妻狂魔又要上线了。”光头一听, 顿时来了精神, “宠妻狂魔?程董?”

不怪光头这么惊讶,实在是他对程澈的了解本就不算多。

这里这么多人, 除了几个知道内情的, 其余不少人都以为程澈只是一个超级有钱的,开公司的富二代。

他也就跟着别人一起喊程澈一声程董, 但程董具体是哪家公司的董事,今年多大了, 有没有结婚,妻子是谁, 他是一概不清楚的。

程执爱好交友,他的朋友遍布五湖四海。在程执看来,多一个朋友,等于多一条路子, 所以他交友,只看对方自己的能力, 以及合不合眼缘,不会太在乎对方的出身和学历。

因此程执不光有同背景的朋友, 更多的,是一些出身普通的朋友。

就比如这个光头,他学历不高,但是为人仗义可靠, 在道上吃得开, 路子也广。程执开发北城那块地皮的时候, 光头帮了他不少忙,所以程执和这个光头走得近,经常会一起吃顿饭什么的。

光头只知道程澈有钱,非常有钱,并且为人非常自律。

男人嘛,谈生意的时候总会去一些特殊的场合。但是程澈和程执两个人,简直就是男人中的一股清流,在他们左拥右抱,搂着各色美女调情的时候,他们两个就是能做到不动如山。

别说左拥右抱了,就是连一个眼神都不会给她们。

所以在发现程澈和一个大美人开房之前,光头一度以为程澈和程执两个人有一腿。

现在江南说程董是个宠妻狂魔,他怎么可能不意外?

江南给自己插了一片冰镇西瓜,咬了一口,然后乐滋滋地说,“是啊,有机会你们就能见识到了。”

光头暧昧地哦了一声,“真的很想见识一下了。”

程澈手腕轻动,转了一下杯中酒红色的液体。

他没有加入几人的对话,闻言只慵懒地笑了下。

他从程老爷子手中接手公司之后,他就一改以前的作风,整个人变得低调内敛起来。

事实上,他一直都是个低调的人,但以前娱乐圈风气如此,不高调,很快就会被观众遗忘,所以那时候的他也不得不遵从游戏规则,时不时地会出现在头版头条。但是如今的他,秉持着低调做人,高调做事的原则,本人出现在公众面前的次数屈指可数。

这些年他的公司越做越大,事业越来越顺,但是他为人却反倒越发谨慎小心。他就怕哪一次行差踏错,给自己的爱人家人带去伤害。

六年时光,在程澈身上留下了明显的痕迹。

他身上的青涩一扫而光,整个人变得低调内敛,成熟稳重。一举一动,都带着成功男人独有的魅力。

要说六年来唯一不变的,大抵只有他对顾眠的爱了,而这份爱,历久弥深,经受的住任何考验。

几个男人在饭桌上嘻嘻哈哈的,这时候,一道清亮的女声突然插话说,“光哥,手机能不能给我看下?”

光头没多想,随手把手机递给这个女生,“穗穗,你也对程董的老婆好奇吧?哎,我昨晚激动到手抖,只偷拍到了一个背影和侧面,没拍到正面。”说到这个,光头就深感遗憾,下一次不知道还看不看得到。

穗穗抓住手机,然后一下子就看到了手机屏幕上那张让她感到刺眼的照片。

抓拍的照片有点模糊,但是一点都不妨碍她看清楚照片上的两个人。

照片上,程澈紧搂着一个女人,并且热情地侧过身亲吻她的侧脸。

这几次见面,他都是清冷又自持的,她何曾见过他这样男人的一面?

因为只有一个背影,所以穗穗只能看出这个女人有着极其曼妙的身材,至于别的,就算她将这张照片盯穿,她也瞧不出什么名堂来。

她的兄长严岂怕被人看出她的异样,忙一把抓过手机,草草扫了一眼照片,然后就把手机还给了光头。

他还不忘客套地夸赞了一声,“程太太气质真好。”

程澈礼貌勾唇笑了下,“谢谢。”

等一顿晚饭结束,就到了买单环节。

程执刚掏出银|行|卡准备买单,江南就在一旁提议说,“不如我们几个把卡都拿出来,让服务员随机抽,抽到哪张就哪张卡的主人请客?”

这个游戏最近饭桌上挺流行的,所以江南也想玩玩。

光头忙哎了一声,“刚不是说好程哥请客的么?”

江南摆摆手,“你们不用参与,就我,小四,还有程董玩玩。”在座的只有他们几个不差钱。

程澈怎么样都无所谓,江南话一说完,他就随手掏出了自己的黑金卡搁在桌子上。

光头,严岂还有其余几个识货的一看到这张百夫长黑金卡,眼睛都亮了。就连程执都没这种卡,而程董却持有这么一张素有“卡中之王”美名的黑金卡,这说明了什么?

这说明程澈和程执虽然两人都姓程,但两人的身份地位却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

怪不得程执是程总,而程澈却是程董了。

几个人一下子就对程董的身份有了一个更加确切的认识。

服务员显然也是没见过世面的,江南让她在三张卡里随便抽一张,她想都没想,直接抽了这张特别的黑金卡。

原因无他,在一众普通卡中,这张黑金卡实在太显眼了,就如同程澈本人一样,耀眼的让人无法不注意到。

服务员一做出选择,江南就在一旁拍掌哈哈大笑,“哈哈,这一次轮到程董请客。”

程执摸了摸鼻子,故意做遗憾状,“刚才早知道就多点几瓶好酒了。”

结完账,程澈从服务员手中接回卡,语气淡淡,“我家里还有不少珍藏,你要喜欢,什么时候有空了来拿几瓶就好。”

江南闻言大大卧槽了一声,语气羡慕道,“为什么我就没有一个大佬兄弟?”

程执轻拍了他的肩膀,调侃,“或许你可以指望一下我哪天成了大佬。”

“好好好,兄弟我靠你了。”

程澈起身,“我先回去了。”

光头啊了一声,“这么早?不再玩玩了?”

“嗯。”

程澈离开以后,光头贼溜溜地问,“程董这是回去陪老婆了啊?”

江南性子直来直去的,直接就回答了,“不然呢?”

程澈的身份在他们这群人里成迷,光头是真的对他好奇,尤其是程澈在掏出黑金卡之后,他就对他越发好奇了,“他真是宠妻狂魔?”

江南一脸不耐,“是啊,宠妻狂魔,就算是他女儿在他老婆面前都得往后排。”

光头狠狠拍了下自己的脑袋,“程董女儿都有了?”

程执实在是忍不下去了,“你以为他手上的婚戒是摆设啊?”

光头摸了摸自己光溜溜的脑袋,“什么时候带我们见见程太太?”

江南瞥了一眼光头,“想见?”

光头猛点头,这么一个壮汉,做这个动作莫名带上了几分憨厚感。

程执忍不住笑了一声,“过两天我堂妹程怡结婚,你们跟着我一起去吧。”

严岂看了一眼自己妹妹,问,“你堂妹结婚,我们没请帖,直接去不大好吧?”

程执不以为意,“没事,我和我堂妹关系不错,我多带几个朋友,她没意见的。”

光头一脸兴奋,“那感情好呀,到时候我给包个大红包。”

等一行人散去,严岂才对着一旁的妹妹苦口婆心地劝说,“好了,现在知道程董不光结婚了,而且连女儿都有了,你也该死心了吧?”

严穗倔强的摇了摇头,无声抗拒。

她对程澈是一见钟情。她十九年的生命,都因为遇到程澈而闪闪发亮。

她小时候曾幻想过自己王子的模样。在她的想象中,他英俊,潇洒,专一,深情,稳重,多金。

在遇到程澈之前,严穗以为幻想终归只是幻想,现实中不可能会有这样完美的男人存在。但是遇到程澈之后,她才知道,原来她理想中的男人,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

她以前没有遇到,只是因为时机不到。

而现在,她好不容易遇到了,难道就只能远远地看着他吗?

严穗微微抬起头,清纯漂亮的脸上满是倔强,“哥,至少让我看看他的……那位吧。除非她真的比我优秀很多,不然我真的死不了心。”

严岂头疼地叹了口气。

他的妹妹,从小优秀,她不光成绩拔尖,样貌也拔尖。从幼儿园开始就一直是女神一般的存在。

但越是优秀的人,就越是骄傲和固执。

严岂以前一直以自己的妹妹为傲,也从不认为骄傲和固执是什么坏事,但是现在,他只觉得头疼。

他知道严穗并不是一个三观不正的人。

他们家可以称作是书香门第,严穗从小就接受良好的教育,她从小到大一直品学兼优,不止一个老师称赞过严穗小小年纪就三观很正。

怪只怪,这个世界上居然有程澈这样的人存在。

他太闪亮,也太耀眼,他就像是一颗启明星一样,高悬在空中,让人一眼就能看到。

这样优秀自信又强大的男人,估计对不少心怀美梦的女生来说,就算让她们抛弃三观,也无法让她们忍住不去追逐。

严岂叹息着摸了摸严穗的头。

现在他在一旁劝不但没什么效果,可能还会起反效果,所以严岂也只能寄期望于严穗自己放弃了-

顾眠穿着小礼服,挽着程澈的臂膀参加程怡婚礼的时候,只觉得时光如水。

她第一次遇到程怡的时候,程怡才17岁。

那天程怡在花园里被自己的小姐妹故意弄歪了刚整的鼻子。

而六年时间过去,程怡都已经大学毕业,进入了婚姻的殿堂。

到了程怡家,程澈去和其余人寒暄,而顾眠则进了程怡的化妆室。

化妆室里程怡不少小姐妹都在,看着眼前这一幕,不由得让顾眠想起了自己结婚的那一天。

这时候,程怡透过眼前的梳妆镜看到了顾眠,忙喊了一声,“嫂子好!”

顾眠笑了下,走到程怡身后,“新婚快乐。”

程怡羞涩地露齿一笑,“谢谢。”程怡说完,看了一眼顾眠身后,问,“糯糯没来吗?”

“没有,今天婚礼来宾太多,人员混杂,我怕照看不周,就没带糯糯来。”

程怡点点头。

程怡刚化完妆,接亲大队很快就来了。

一群人闹闹腾腾的,不管新郎在外面怎么呼喊,里面的伴娘就是不给开门。

几个伴郎从门缝里不断塞红包进来,新娘房里的人几乎每个人都手里拿着十几个红包。

红包里钱不多,主要是为了讨个喜庆。

伴娘高声道,“红包不够!”

伴郎在外面讨饶,“姐姐哎,红封袋不够了啊。”

伴娘不满,“你叫谁姐姐呢?”

“那妹妹,妹妹总可以了吧。”

另一个伴娘接着说,“红封袋不够?明显诚意不足啊,才准备这么点?”

伴郎在门外重重地咳了两声,“那小姐姐们,你们怎么才能开门啊?”

伴娘a:“学猫叫!”

伴娘b:“学狗叫!”

伴郎头大,这年头,做伴郎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那到底是要学猫还是学狗叫?”

“都学!”

顾眠看着这一幕,不由得想起了几年前她结婚,程澈来接亲的一幕。

那天阚阳阳,李晓几人,可以说是把程澈折腾的够呛。

很多年前她输了大冒险,给程澈打电话念了一段小黄文,接亲这一天,阚阳阳几人故意使坏,让程澈当着那么多伴娘伴郎摄影师的面读小黄文。

结婚这种特殊的日子,程澈可以说是对伴娘有求必应。她们让读小黄文,他也乖乖读了。

顾眠当时听着程澈读小黄文,整个人乐不可支。程澈用那么平缓冷静的语调,念着格外刺激的字眼,这种反差,真的足够她回味好多年了。

当时阚阳阳笑得都差点闭气了。

只不过等到晚上,顾眠就一点都笑不出来了。

因为程澈把小黄文里念到的过程,统统都用到了她的身上。

而且他还学着小黄文里的男主一样,口里骚话不断,整个人要多坏有多坏,要多浪有多浪。

顾眠再一次对程总强大的体力有了直观的认识。

那一晚,她只觉得自己的腰都快要断了。

果然出来混,早晚都是要还的。

等新郎伴郎终于通关进来之后,接下去就是一通繁杂冗长的结婚流程。

一行人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结婚仪式开始的时间,是十二点半。

然后,新娘新郎在所有人的见证下互相交换了戒指。

司仪抑扬顿挫地在所有来宾面前回忆了他们相恋的过程,之后,新郎新娘的父母也上台发表了感言。

一通流程下来,总算是到了一个对现场单身男女比较感兴趣的环节。

(未完待续,关注后续更新)

如果你有债务逾期方面的困扰。可以添加微信: 5290085   添加时请备注: 逾期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79814861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81dx.com/41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