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卡是什么级别(黑卡是什么卡有什么用)

黑卡是什么级别(黑卡是什么卡有什么用)

第一章:神秘买家

“五百次。”

“五十万次。”

“五百万三次,成交!”

随着黑市拍卖的最终决定,白青青被卖给了一个神秘的买家。

“妈妈,我无法想象白青青能值五百万。她终于有了一些价值。否则,养狗总比养她好。你拿到钱后能给我买一个新的限量版包吗?”坐在拍卖台下的是白清清的妹妹白珠,她穿着名牌服装,眼中充满喜悦。

“当然,几天后荣成会有一场名人宴会。我们的珠子自然会在舞台上闪闪发光。比较一下这些名人。也许我们可以借此机会更多地了解荣成的上层社会!”冯玉兰拍了拍女儿的手,显然对500万美元的价格非常满意。

“有些话回家后不怕让别人听到笑话。”白向明不耐烦地说,然后拿出夹在白衬衫上的黑笔,在拍卖确认书上整齐地签上自己的名字。

白柱利用白相明的签名查看了买家的信息。她没有时间看买家的名字。她只看了看自己的年龄。她78岁!

他年老不朽,半具尸体埋在地下,他在为一个19岁的女孩流口水!

一个这样的老人,一想到这张照片,白珠就觉得很恶心,但白青青把它卖给了老人,白珠很开心!

自从白青青回家让她参加比赛以来,白珠已经多次关注此事。男友姜毅的目光停留在白青青的脸上,这张脸多次给国家和人民带来灾难,让她看起来很生气!

当白青青被一个78岁的老人毁了的时候,白珠想看看谁会想要她这样一双破鞋!

在未来,她只会更加美丽。当她嫁给江怡,成为众人羡慕的对象时,白青青十年内永远也追不上她转世!

一个三口之家拿到了500万元,满意地离开了拍卖会。

墨轩阁内,欧式装饰的房间里,灯光明暗。

白青青有一张美丽的椭圆形脸。目前,由于紧张,她的额头上有细小的汗珠。

三个月前,她因为车祸失去了记忆。她祖母在医院里一直照顾自己。在白家,她和祖母的关系最融洽。

但是十天前,奶奶被绑架了。白向明告诉她,绑匪想要500万美元。如果他们不给500万美元,他们会直接撕毁门票。

白青青急得无法自拔。她恳求白向明拿出500万元来救她的祖母。然而,白向明的公司严重亏损,一分钱也拿不到。最后,白珠提出了一个坏主意,让她卖掉沈!

“爸爸,爸爸,爸爸。”我在想木制地板上定制皮鞋的声音,然后从鼻子里传出淡淡的古龙香水味。

白青青的眼睛蒙上了一层红绸。因为害怕,她的大葱手紧握成拳头。

一个锐利的目光扫过了白青青的全身,一寸一寸地不肯放手。他似乎在看美味的食物。

詹莫申见过很多女人,但她的皮肤是他见过的最白的。描述她并不过分。

“谢谢你,先生,为我花了500万美元,但我能借500万美元吗?如果你给我时间,我可以还给你!”

第二章:女巫,你对战大人做了什么

在短暂的惊讶之后,詹默深邃的眼睛里露出一丝厌恶的神情,说道:“和你在一起,你值得跟我谈谈条件吗?”

据他所知,这个女孩是奶奶用500万美元买下的,以延续下一代。

因为战争家族有一个百年都无法解决的诅咒。

从詹莫申的曾祖父那一代开始,詹莫申家族最杰出的继承人都活不到30岁。

战争家族为此花费了数千亿美元,但他们仍然找不到解药。

詹莫申今年28岁。再过两年,他将等待

男人特有的成熟声音穿过白青青的耳朵,但语气有点冷,就像八月的寒风。

“为什么不呢?我没有偷窃和抢劫。我出生在一个冷血的家庭是我的错吗?我只想拯救唯一关心我的家庭。这是错的吗?!”

“是的,那500万是不光彩的,但只要你给我时间,十年或二十年,我就把钱还给你!”白青青兴奋地说,如果奶奶没有被绑架,不管给她多少钱,她都不会做出这样的背叛自己的事。

樱桃色的嘴唇一开一合,白青青就争辩起来,突然觉得一个黑影压在她面前!

那个傲慢的家伙,你想做什么!

慌乱中,白青青直接脱下挡住眼睛的红绸布!

眼睛是如此美丽,以至于他们无法分辨出一半错误的面部特征。狭窄的眼睛,冰冷而狭窄的眼角,尖锐而清晰的下巴轮廓。此时,詹莫申双手放在身体两侧,温柔地眯起眼睛,露出痛苦的表情。

“出去!”詹墨申忍住了,从喉咙深处吐出了这样一张纸条。因为非常痛苦,他的整个身体似乎是通过移除骨头重建的。

这种疼痛几乎每个月都要经历一次。你离30岁越近,疼痛就越剧烈。

但它应该在明天发生,但它是提前发生的。詹莫申不想让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看到最尴尬的一面。

白青青有点吃惊。做出反应后,他坐起来抓住了自己的手。

尽管这个人很粗鲁,但他还是用500万美元救了他的祖母。有了这种好心,白青青不能坐视不管。

“你不明白吗?让你出去,出去!”詹默深深地吼了起来。由于疼痛,他的眼睛通红,像一头濒临爆发的野兽。

白青青握着詹默深沉的手,青黑色的眉毛微微皱起。

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脉搏?看脉象是强大的,充满了气,但为什么他这么痛苦?

葱白的手放在小麦色的手臂上,与平滑的肌肉线条形成强烈的对比。

那一刻,詹墨申感到口渴,就像一个在沙漠中行走的苦行僧。他看到白色的皮肤下隐藏着青色的血管,像一个清澈的泉水。

第二秒钟,这名男子不知道力量来自何处。他又把白青青按在床上。由于动作范围过大,床头柜上的茶杯掉到了地上,摔成了碎片。

“啊!”

白青青叫了一声,然后感到手上一阵刺痛。

詹莫申的牙齿已经深深地咬进了白色的皮肤。

“詹大人!”

裴默一直守在门外。他听到里面有奇怪的声音。他担心发生事故,直接闯了进来。

我看到的是,展野是如此高贵,他单膝跪下,虔诚地吸着一个被收买的女孩的血!

裴默不记得詹大人有这么奇怪的爱好!

几秒钟后,詹墨申似乎很满意,愿意放开白青青的手,然后轻轻地倒在她身边。

“女巫,你,你对战大人做了什么?”佩莫愤怒地问道。

第三章:霸王龙

白青青看起来很无辜。很明显,这是一只语气不好的霸王龙。当他不同意时,他急忙咬自己。

“你太有钱了,不想跟我碰瓷器?”

“很明显,他不得不喝了血,突然不知怎么晕倒了。”白青青解释说,到目前为止,她的伤口还在疼痛。

裴墨不理白青青,焦急地看着昏倒的展野。

詹烨没有告诉京都的人就来到荣成放松。如果他知道展野在京都晕倒了,恐怕会引起一场血腥的风暴。

“有人,把她关进地牢,邀请严博士!”裴默有个秘密安排。

这名女子的来历不详。如果詹大人喝了她的血,即使她死了数百万次也不足以后悔!

“嘿!你怎么这么不讲理?他先咬了我。他为什么要把我关起来!”

“他不愧是霸王龙的部下。他和霸王龙一样不讲理!”

在白青青的土槽下,两名保镖没有对她抱怨,而是安排她去地牢。

“砰!”随着铁门的一声巨响,白青青让保镖推了一下,摔倒在地。

“你放我出去了!”

“钱怎么了?钱能万能吗?”

“我出去的时候要告你!我失去家人的时候要告你!”白青青使劲喊,想让他们改变主意。

“噢~噢~”

白青青喊得有点累,刚停下来,却听到身后传来一声低沉的哭声。

怎么搞的?地牢深处漆黑一片。里面有什么吗?

白青青僵硬了,转过身去看。

通过门上的灯光,她可以清楚地看到地牢里的生物。

它看起来像两只豌豆虎,但有白色的头发和白色的条纹,蓝色的眼睛在黑暗中黯淡。

它盯着白青青,仿佛盯着美味的食物。

白青青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今天发生的事超出了她的预料!

那只霸王龙真是个变态。否则,一个普通人怎么能养老虎并把它关在地牢里呢!

“噢!”雪虎忍不住向白青青冲去。

……

别墅主卧。

严静漪正在用听诊器听詹莫申的心跳。

“一切正常。”严静漪摘下听诊器,说出了结果。

“跪下来

在那个女人面前喝酒,按照詹大人的性格,这是不可能的。“裴默抓着他的头发,听不懂。

殷静漪听到裴墨的话,微微皱起了眉头,然后说:“怎么这么奇怪?那个女人在哪里?”

他们谈话的时候,詹默申慢慢睁开了眼睛。他的眼底像大海一样深不可测。

“被关在地牢里,谁知道是不是战争家族的一个分支送来的。简而言之,我们宁愿误杀一千人也不愿放过一个人。”佩莫漫不经心地说。

地牢

詹莫申的眼睛突然收缩,琥珀似乎被锁在了地牢里!

“我稍后会检测她的血液,看看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殷静漪看着詹墨申的方向说:“墨申,醒醒,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为了回应严静漪,詹默站起来大步走了出去。

“詹大人,你刚刚醒过来,你打算怎么办?”裴默关切的询问。

“救命!”詹默恩留下了“简单”这个词。

不仅是为了救白青青的命,也是为了救自己的命!

困扰战争家族一百年的问题可能会扭转!

第四章:但我不信任任何人

看着詹烨焦急的背影,裴默不安地预感到他似乎做错了什么。

“哦!哦~”

琥珀的声音在地牢里回荡了很久,詹默的心一点一点地沉了下去。

虽然这个女孩口齿清楚,但她的天性并不坏。如果詹默在琥珀口中死去,她会感到有点遗憾。

昏倒之前,詹墨申依稀记得女孩美丽的眼睛,像最好的彩色玻璃,一尘不染。

“砰!”

詹默带着一丝希望打开了地牢的门。

光线蔓延到地牢的深处。地牢里的灰尘在飞扬,空气非常沉闷。

“莫申,没有什么比你的身体更重要了。让裴母来处理这姑娘的事情。我们先休息一下。”殷静漪急忙跑过来,关切地说。

当看到地牢里的情况时,严静漪和裴默都被吓了一跳。

出人意料的是,amber被关在地牢里。他们不敢想的是,琥珀可以和白青青和平共处。

白青青坐在琥珀旁边,小心翼翼地抚摸着它的头发,琥珀在她面前看起来像一只听话的猫。

“这怎么可能?”裴默怀疑地低声说。

雪虎琥珀是孟加拉虎的变种。它强壮而凶猛。

詹莫申不知道白青青还有多少秘密等着发现。

他走上前去,詹默一步一步向白青青走去。

白青青浑身发抖。虽然amber很好,但它是一只老虎,可以轻易地结束她的生命。

“来吧。”那人低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女孩微微抬起眼睛,睫毛颤抖,像蝴蝶展翅一般。

温暖的光线洒在詹墨申的身上,为他穿过一层金边,就像上帝的降临。

詹墨申伸出骨瘦如柴的手,示意白青青把它举起来。

她似乎被他迷住了,慢慢地把手放在宽大的手掌上。

詹墨深把白青青从地上拉了起来,发现她的腿很软,衣服被冷汗浸透了。

“别害怕。”詹默抱起她,严肃地说。

鼻子里充满了古龙水的味道。白青青一直看着他。似乎是他,她没有什么好害怕的。

严静漪和裴默看着地牢里的情况。詹墨申把白青青打了起来,像拿着一件绝世珍宝一样走了出去。

“啊呜,啊呜~”Amber在詹茉珊身后错误地喊道。很明显,这是非常好和可爱的。为什么她美丽的妹妹不喜欢呢?

“莫深,身体很重要。让佩莫来对付那个女人。”严静漪走上前,在詹墨申面前停了下来。

“但我不相信任何人!”

严静漪目瞪口呆,看着詹默抱着白青青朝别墅走去。

詹墨申把她带到房间后,转身离开去处理其他事情,

休息了一夜后,白青青醒来,看着豪华的房间。她忍不住颤抖起来。那人喜怒无常,不!你不能再呆在这里了。你必须逃跑。否则,谁知道下次会有什么可怕的野兽等着你呢!

白青青避开值班女佣,穿过欧式走廊,来到别墅花园,想翻墙。

白清清在找墙的时候,她把手放在肩膀上。

“小偷从哪里来?他想偷什么?”

如果你有债务逾期方面的困扰。可以添加微信: 5290085   添加时请备注: 逾期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79814861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81dx.com/3270.html